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现招聘普工16-40周岁,月综合工资4500-6000元,面试所需物品为二代身份证原件个人物品当天面试进厂当天安排住宿。

 

在线报名
姓 名: *
联系电话: *
身份证号: *
性 别:  男    女
现居地址/**附近公交站台名称**(方便发你到厂公交车路线):
  *
手机短信报名:13914058172
 
郑重承诺

我们的承诺:24小时指导求职者快速入职,网站4大保证让求职者后顾无忧
1,官方网站一分钟成功报名,不收取任何费用,拒绝黑中介骗取钱财
2,免费提供24小时求职帮助,我们就是你的导航仪,24小时提供你到公司路线
3,面试期间免费协助填写简历,安排食宿,指导体检,办理厂牌,工作技能培训

联系我们

请尽量使用在线QQ客服报名!

或者邮箱:306397496@qq.com 进行报名!

人事电话:13914058172

联系人:何经理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点击QQ在线咨询

 

李大人就说道:“今日洛大人在公堂上一步一步引着几上海私家侦探个犯人和证人说出事实真

您当前的位置是:资讯中心 > 李大人就说道:“今日洛大人在公堂上一步一步引着几上海私家侦探个犯人和证人说出事实真

李大人就说道:“今日洛大人在公堂上一步一步引着几上海私家侦探个犯人和证人说出事实真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席间,黄大人看着洛明达,感慨道:“这半年不见,感觉洛大人跟以前都不一样了。”
  李大人也点头,道:“是,变化挺大。”
  洛明达笑着问道:“哪里有什么变化?还不是一样,也就半年,能变到哪里去?”
  黄大人摇头,道:“洛大人此言差矣,半年时间,有时候真能改变一个人,单看他经历了什么了。”
  洛明达笑笑。
  李大人就说道:“今日洛大人在公堂上一步一步引着几个犯人和证人说出事实真相,可谓才思敏捷,出类拔萃。”
  这要放半年前,上海私家侦探黄大人和李大人可是完全想象不到京城里有名的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洛明达还能有这样的一面的。
  闻言,蔡大人也点头称赞了一句,道:“今日这案子审得不错。”
  洛明达听了几位大人的表扬,顿时高兴起来,他道:“唉,几位大人是不知道,这政务里面啊,我就最喜欢审案子,就这个最有趣,其他的政务都烦得很,幸好有县丞他们在。”
  县丞和主簿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这洛大人也是怪,其他县令都不喜欢审案子,就他看到一堆政务文书就打瞌睡,一听到门外的鼓被敲响了,立即精神了。
  这县衙里的案子,大的有关人命的案子不多,但许多一些百姓鸡毛蒜皮的扯皮事情,这洛大人居然也能听得津津有味,审得有模有样。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桐山城这半年来的案子倒是都没有积压下来的,反而还处理了一些以前的旧案。
  蔡大人听了就笑道:“既然你对这方面有兴趣,那往年积压的案子,有时间你就一一处理了罢。”
  洛大人闻言就瞪眼了,道:“蔡大人,不带您这么压榨下属的,我也就说了那么一说,您别当真啊。”
  蔡大人笑起来,说道:“我还真是当真了。这样吧,离过年还有一个来月,你就再,处理三个旧案吧,等过年我来检查。”
  洛明达:……
  众人笑。
  两位主事大人吃得心满意足,各位陪客也是酒足饭饱。
  离去前,蔡大人又特别提醒了余清泽一句:“我今天听了审案,那贾府的人霸道惯了,怕是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养了那么多人,你们这段时间内还须小心些,谨慎点。”
  余清泽闻言,郑重点头说道:“多谢大人提醒。”
  蔡大人道:“需要我调几个人给你吗?”
  余清泽想了想,蔡府是有护院的,蔡大人身边也有护卫,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当然好,就是:“会不会影响到您和府上?”
  蔡大人小声跟他道:“这个没什么,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以后,贾府没那个能力再找你麻烦。”
  余清泽挑眉,蔡大人这话有深意啊……
  他便道:“好,那就麻烦大人调几个人给我。”
  当晚,蔡大人回去后,便点了四个人让他们去找余清泽。
  余清泽将四人分开,两个看小吃店,两个看饭馆,只要晚上他们睡觉后看着就可以。如此,他们和畅哥儿他们晚上便能安心睡觉,白天也有精神干活了。
  因为多了两个护卫,晚上乐哥儿泡澡的时候,余清泽和乐哥儿便注意了些,出入都注意关好房门。也幸好这段时间他们不能同房,不然有两个陌生人在饭馆里,还真有点儿不方便。
  第二天,余清泽陪着蔡大人他们回村里去看农具和作物了,乐哥儿也跟畅哥儿去了薛府治疗。
  等他们走了没多久,大河拖着两个大木桶和一大包的东西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据说,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余清泽:打了几章酱油,我差点以为洛明达才是主角了!
  乐哥儿:我已经成为了背景板……
  宝宝: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场!


第140章 海鲜宴
  “大河,你回来了?你们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小树在门口卖腊味,看到大河拖着板车回来,过去帮他推了一下。
  大河擦了下头上的细汗,将板车拖到门口,跟小树说道:“说来话长。小树,你先帮我把那两木桶给弄下来,我这不好放下来。”
  这板车上放着两个大水桶,里面装了七八分的水,他拖得小心翼翼地,避免水溅出来弄到后面的麻袋上,这从码头到聚福楼,路程并不太远,但他却在这大冬天的出了一身薄汗。
  “好。”小树说着就想上手去抱,却发现太重自己抱不动,他看了一下,皱眉道:“这是什么啊,贝壳吗?好重!”
  他赶紧又叫了大松过来帮他一起抬了下来。
  “叫九孔螺,应该是挺好的东西,等余大哥回来让他看看,反正在那边卖得还挺贵的。”大河等他们将板车上的东西都卸了下来,这才放下板车把手,抱起那个大麻袋进了店里。
  “诶,小树,这个大麻袋不能见水,哪个是储物间的门?开一下。”大河走到后面,有两个房间,他不知道该进哪个?
  他上次离开时,聚福楼还没开,他这还是第一次来。刚才他到了小吃店,里面认识的村民告诉他,余清泽和乐哥儿现在都住饭馆里,他打听了地址后,这才到了这边。
  小树和大松在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说道:“就靠近大厅的这间,门没锁,你进去就是。另一间是余老板和乐哥儿的房间。”
  “哦。”大河看了一下,然后走到储物间门口,伸手推开们进去了。
  “哎,大河,这木桶要放哪里?厨房还是后院?还是也要放储物间?”小树问道。
  大河放下麻袋,出来,上海私家侦探说道:“先放厨房吧,外面太冷了。余大哥和乐哥儿不在店里吗?怎么没客人?”
  小树和大松将木桶抬进去,然后答道:“余老板带着蔡大人和两个京城来的大人回村里去了,应该下午会回来。乐哥儿去薛大夫家治病了,待会午时前会回来。”
  “乐哥儿病了?”听闻乐哥儿去治病,大河皱眉问道。
  小树出来,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小声解释道:“不是,他没病,那个什么,乐哥儿的孕痣不是颜色很浅吗?有个京城回来的大夫,说是专门治这个的,可以给乐哥儿调理身体,如果治好了,乐哥儿就能像其他的哥儿一样,生孩子了。”
  “原来是这样。”大河听了眉头松开,放了心,道:“这是好事。”
  他们成亲也许久了,也该考虑这个了。
  大河看着眼前这两层的饭馆,装修得很漂亮,外面的腊味卖得也很好,他问小树道:“饭馆生意好吗?”
  小树答道:“好得不得了,每天午时不到就有客人来占位置了,二楼的雅间,都要提前好几天才能预定得上呢。咱们每天都很忙的。不过前几天出了点事,这几天没怎么开门。”
  “出啥事了?”大河问道。
  小树便将香满楼的事情给大河说了一遍。大河听完有些惊讶,还有人给饭馆下药,实在是太坏了!
  两人边说边将外面的另一个大木桶搬进厨房,这个木桶被一个盖子盖住了,只留了两个气孔,不时还能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
  “这里面是什么啊?怎么还盖住了?”小树问道。
  “嘿嘿,一种你没见过的鱼。”大河笑道。
  小树就好奇了,想掀开盖子看看,被大河按住了,说道:“会爬出来,等余大哥回来再看。小树,我还要去下码头,那里还有一桶死掉的,我去拖回来,等余大哥回来让他看看还能不能吃?”
  “要我去帮忙吗?”小树问道。
  “不用,就一桶。”
  等到大河再回来时,乐哥儿他们刚好也回来了。
  乐哥儿见到大河很开心,跟他聊了好一会儿,后来实在精神不济,这才去休息了。
  家宝自觉接过哥夫的药包,给他去煲药了。大哥不在,他就要替大哥照顾好哥夫。
  半下午时,余清泽他们回来了。
  一行人两辆马车,洛大人和县丞也是一起去了的。晚饭自然也是在聚福楼吃。
  余清泽下车看到大河回来,就双眼一亮,“大河?你回来了。”
  大河摸着后脑勺,叫了一声:“余大哥。”
  余清泽让家宝将几位大人请到雅间去坐,然后跟大河边往屋里走边问大河:“这次怎么去这么久?”从七月中旬出去,现在都十一月下旬了。
  大河解释道:“嗐,这次可折腾了。我们本来去了北方,卸货后,我刚想去找有什么没见过的作物,我们船老板就接到了个紧急的订单,有一家船运的船忽然漏水了,那边的货就紧急让给了我们。我们就立马又装货,去了南边。”
  “在南边那城呆了几天,那个地方靠海,作物并不多,不过海里的鱼特别多,可是老板接到的单子又是不回来直接到北方去的,我看咱们桐山好像卖鱼干的也不多,便直接在那边买了许多的鱼干,你看看,就是这一袋了。”
  海产干货?
  闻言,余清泽立马来了精神,将那个麻袋搬出院子里,打开看了起来。
  最上面是两捆鱼干,晒得挺干,余清泽闻了下,又掰了一点尝了下,只有海鱼特有的咸腥味,没有霉味或者臭味,很是不错。
  随后,里面是几个布袋子。余清泽全部拿了出来,一一打开看了,随即便惊喜了。
  银鱼小鱼干、鱿鱼干、干贝,最后一个小袋子里,竟然是干鲍鱼。
  “这也是在南边买的?”余清泽指着那一小袋干鲍鱼,问道。
  大河看了一眼,道:“哦,这个不是,这个是在北边买的。我后来放进去的。这个比其他的都要贵,我觉得应该很好,但是又没钱了,就跟老板借了些钱才买到的。我还买了活的回来。”
  “嗯,这是好东西!”余清泽很高兴,将袋子又全部扎起来放好,一边问道:“你说的活的在哪儿?
  “在厨房。”
  两人又到了厨房,余清泽一看,高兴坏了。一个桶里有小半桶活鲍鱼,另一个桶里,则是二十来只鱿鱼。
  “还有些死掉了,有些变味了臭了,我就扔掉了,还有一点没臭的,昨天刚死的,我带回来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大河问道。
  余清泽闻了一下死掉的鱿鱼和鲍鱼,有点变味,他说道:“不要吃了,万一吃坏肚子划不来。”这古代,医疗条件不好,还是不要吃这种死掉了的东西为好。
  “那我去扔掉。”大河拎起桶便往外走。
  余清泽说道:“扔远一点。”
  “知道了。”
  晚上,余清泽给蔡大人他们做了个爆炒鱿鱼,还弄了个清蒸鲍鱼。
  其他几个大人对海鲜不过敏,吃得津津有味,直赞鲜美。
  只有洛大人对海鲜过敏不能吃,很是怨念。不过,幸好,余清泽还做了他最喜欢吃的鹅肉,他才觉得受到了安慰。
  当天晚上,余清泽想了许久,又跟乐哥儿商量了一下,决定办个海鲜宴,将之前在涨价和下药事件里帮助过他们的赵少爷、胡当家他们都请来,一方面是感谢,另一方面,他有一个想法,想跟几个当家的商量商量。
  第二天,余清泽让家宝写了好几张帖子,然后让人去一一送了出去,并告诉柜台,留出了三个大雅间。
  同时,这天,聚福楼也推出了特色菜,清蒸鲍鱼、红烧鲍鱼、爆炒鱿鱼,干煸鱿鱼丝、酱汁烤鱿鱼。
  在他们的宣传板上,还特别注明了,此为海鲜,吃海鲜后会出现皮肤反应的人不能吃。
  这几道菜,每道菜的价格都很贵,尤其是鲍鱼。
  客人们听到小二报价,就知道这东西肯定很难得,味道肯定也好,可是价格太贵,有些客人对海鲜不那么执着就不会点。但是,对那些喜欢吃海鲜的客人们来说,这就是个难得的机会了。
  没办法,自己家里做海鲜不好吃,海鲜又挺贵的,想吃的话,只能到这聚福楼来,免得在家里吃不好还浪费了食材。
  因此,虽然贵,但是推出的那天中午,就有喜欢吃海鲜的客人点了。
  当然,当菜端上桌后,那味道也是不枉费他们出的银子的。
  等到第二天晚上,赵少爷、胡当家他们都依约过来了。
  除了赵少爷他们,蔡大人他们还在桐山,余清泽也一并请了,包括县衙的洛大人他们。
  知道洛夫郎喜欢吃海鲜,余清泽还请了洛夫郎和两个小少爷,蔡老爷子夫夫和蔡云蔚,以及赵夫郎,还有胡当家他们的夫郎也都请了来,他们凑了一桌。
  于是,当家的们一桌,大人们一桌,蔡家三人、夫郎们一桌,正好,将需要感谢的人都请到了。
  海鲜宴,自然海鲜是主打,除了原来有的海鲜,加上这两日新推出的鲍鱼和鱿鱼,余清泽还做了干贝香菇煲鸡汤,韭菜炒小鱼干,再加几个其他的菜,就很丰盛了。
  为了照顾到洛明达的口味,大人们那一桌,余清泽还多做了两个洛明达喜欢吃的菜。
  做好菜后,余清泽便到二楼应酬去了,剩下楼下的客人便交给了乐哥儿和家宝。
  余清泽一桌一桌地去敬了酒感谢了一翻。
  “小余这海鲜宴不错,鲜美!”蔡老夫郎说道。
  赵夫郎也赞道:“是,这汤我特别喜欢喝,很鲜,比一般的香菇煲鸡汤多了些风味。”
  洛夫郎对海鲜是真爱,他笑着道:“往后可又多了几道爱吃的了。”
  余清泽笑着收下了夫郎们的称赞,然后在大人们那一桌陪了一会儿,最后便到了当家们的那一桌坐下了。
  他有个想法,想跟当家的们聊一聊。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简章 | 在线招聘 | 薪资待遇 | 常见问题 | 厂区展示 | 资讯中心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硕电脑(上海)科技电脑招聘中心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3914058172 邮箱306397496@qq.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