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现招聘普工16-40周岁,月综合工资4500-6000元,面试所需物品为二代身份证原件个人物品当天面试进厂当天安排住宿。

 

在线报名
姓 名: *
联系电话: *
身份证号: *
性 别:  男    女
现居地址/**附近公交站台名称**(方便发你到厂公交车路线):
  *
手机短信报名:13914058172
 
郑重承诺

我们的承诺:24小时指导求职者快速入职,网站4大保证让求职者后顾无忧
1,官方网站一分钟成功报名,不收取任何费用,拒绝黑中介骗取钱财
2,免费提供24小时求职帮助,我们就是你的导航仪,24小时提供你到公司路线
3,面试期间免费协助填写简历,安排食宿,指导体检,办理厂牌,工作技能培训

联系我们

请尽量使用在线QQ客服报名!

或者邮箱:306397496@qq.com 进行报名!

人事电话:13914058172

联系人:何经理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点击QQ在线咨询

 

在等衙役带石笙回来的这段时间,上海私家侦探洛明达跟县衙其他几个大人一起到后

您当前的位置是:资讯中心 > 在等衙役带石笙回来的这段时间,上海私家侦探洛明达跟县衙其他几个大人一起到后

在等衙役带石笙回来的这段时间,上海私家侦探洛明达跟县衙其他几个大人一起到后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说话间,吴顺从怀里拿出一张卷起来的字条。
  旁边的衙役上前接过,然后呈到了洛明达的眼前。
  洛明达展开字条看了看,又让师爷也看看,然后下令道:“来人,去把石笙带来。”
  四个衙役领命去了。
  这神奇的转折把公堂外围观的人都看懵了。
  “搞了半天,是给小夫郎顶罪的?”
  “谁知道呢?能专门养十几个混混在别院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就是,继续看下去吧,上海私家侦探说不定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呢?”
  “……”
  在等衙役带石笙回来的这段时间,洛明达跟县衙其他几个大人一起到后面商量了一会儿。
  回来后,洛明达让人将字条给牛三确认是否是当初他收到的那一张。
  牛三点头。
  经过刚才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贾家父子的打算,自己要想保命,最好配合他们。
  见牛三确认了,洛明达又吩咐人给贾孝仁纸笔,让他写了几个字,然后拿来跟纸条上的字迹对照了一下。
  确实不一样。
  城东一处宅子里,石笙坐在房间里烤火,眉头紧锁,愣愣地盯着一个地方发呆。
  这几天因为牛三下药的事,牛三和贾孝仁已经被抓入狱,贾孝仁他爹和表哥都过来了,可也没有立即把人捞出来,这就说明事情不好办了。
  今天下午他们全家都去县衙了,他因为怀孕嗜睡,其他人也没叫他,等他起来全家就剩下他和两个小孩,还有几个下人了。
  过了一会儿,小厮跑进来,慌慌张张地说道:“笙夫郎,不好了,不好了!”
  石笙被吓一跳,顿时斥道:“做什么,慌里慌张的,吓我一跳。”
  “对不起笙夫郎,不过,真的不好了。”那小厮跑得有些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什么不好了?”
  “衙门里来人了。”
  “什么?!谁来了?来做什么?”石笙一下从椅子里坐直了,问道。
  小厮还没回答呢,门外就传来了一个汉子的声音。
  “屋内的人可是贾孝仁的小夫郎石笙?”
  石笙站起身,用口型问小厮是谁?
  小厮也用口型告诉他是衙役。
  他赶紧摇手,示意小厮回答说他不在。
  小厮点点头,然后轻咳一下,走出去说道:“各位官爷,我家笙夫郎出去买东西了,还没回来。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那带头的衙役正是丁来,他看了那小厮一眼,然后朝后面挥手,说道:“进去看一下。”
  后面两个衙役就朝屋子里走去,吓得那小厮赶紧大叫道:“诶诶诶,这是哥儿的房间,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进去!”
  不过以他的力气怎么也是抓不住衙役的。屋内的石笙听见叫声,赶紧四处寻找藏身的地方,最后没办法只得躲进了一个箱子里。
  两个衙役在里面看了一圈没人,跟丁来报告了。
  丁来皱眉,刚才他们可是看着这小厮慌里慌张地进来的,他亲自进去,道:“搜。”
  四个衙役很快便把藏身在箱子里的石笙揪了出来。
  “你们做什么?夫君做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抓我做什么?而且,我告诉你们啊,我可是孕夫,若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状况,你们负责得起吗?”石笙叫嚷着,挣扎着不让衙役抓住他。
  “我等奉命前来带你回县衙问话,还请配合。”丁来说了一通,可是石笙哪里会听,一个劲地在挣扎,丁来干脆和几个衙役一起,抓住他的四肢将他给抬了起来。
  “啊啊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石笙大叫道。
  丁来他们没理他,直接将他抬到了县衙。
  到了公堂,石笙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洛明达命令在一张纸上写字。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石笙看着那纸笔,没动手,而是转头问贾孝仁。
  贾孝仁眼神闪了闪,张了张嘴,最终道:“……写吧。”
  石笙心里一沉,抖着手按照上面的内容写了。
  写完后,衙役将纸张拿给洛明达看,洛明达交给师爷他们去辨认字迹,然后他指着牛三问石笙道:“石笙,这个人你可认识?”
  石笙看了牛三一眼,又看了贾孝仁一眼,心知事情不对,便摇头道:“不认识。”
  洛明达料到他会这么答,他便说道:“前天凌晨,聚福楼发生一起入室下药事件,下药的人被聚福楼老板余清泽及其伙计当场抓住,那下药的人便是此人,牛三。现在,贾孝仁的贴身小厮吴顺,指认你是指使牛三去下药的主谋。对此,你有何解释?”
  闻言,石笙不敢置信地转头看着吴顺,又看贾父,再看贾孝仁,三人都不敢跟他对视。
  他心都寒了,终于明白,他们这是将事情全都推到自己头上了。
  难怪他们不敢看着自己了!
  石笙一手放在腹部,鼻子里冷哼一声,心道:孩子,你看,你的父亲,你的爷爷,就是这样的人!
  见他不说话,洛明达又问了一遍,“石笙,速速回答本官刚才的问题。”
  石笙头一抬,眼神一下就冷下来了,他答道:“大人,我没有指使牛三去下药,这不是我干的。”
  洛明达:“可是传给牛三的纸条却是你写的,你的字迹跟牛三收到的飞鸽传书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石笙顿了一下,随即道:“什么字条?我不知道。”
  洛明达便让人将那字条拿给石笙看了。
  石笙皱眉,答道:“这张字条确实是我写的,上面只写了‘速来桐山——贾’五个字,并没有说要他去下药,这并不能证明我就是主谋。”
  洛明达挑眉,这石笙脑子还挺活。
  他转而问牛三,道:“牛三,你说,是谁派你去下药的?”
  牛三往后看了看,说道:“是笙夫郎。”既然贾家父子都决定推给石笙了,那他就顺势而为了。
  石笙冷笑一声,道:“牛三,谁是你主子你都认不得了?我能叫得动你?”
  牛三没答话。
  洛明达在上面看着他们内部撕了起来,很是兴奋,恨不得他们多撕一点,多抖一些事情出来,那他就好办了。
  石笙又对洛明达道:“大人,牛三是我夫君——也就是贾孝仁,养来专门帮他处理一些明面上不能处理的事情的,这样的人还有十几个,只听命于他,其他人是叫不动的。那张字条之所以能把牛三叫来,是因为里面还放了一根特制的乌鸦翎羽,这是他们的‘暗号’,若没有那根乌鸦翎羽,那字条上就是贾孝仁自己的字迹,牛三也不会来桐山。能指使牛三和那群人的,只有贾孝仁。”
  “笙儿!你……”贾孝仁转头瞪着石笙,没想到他连这个也说出来。
  “我肚子里还怀了你的孩子,你竟然想把事情全栽在我头上?哼,是你不仁在先,那就别怪我不义。”石笙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过了头。
  闻言,贾孝仁一下像被掐住了脖子,再说不出话来。
  见他们不说话了,洛明达又说道:“石笙,那特制的乌鸦翎羽是找不到了,牛三也承认了你才是主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不是?贾孝仁才是?”
  石笙答道:“那群人养了好几年了,之前不是在青州还帮贾孝仁弄倒过好多家饭馆吗?下药、威胁、绑架,什么事没做过?不还逼死过两个人吗?你们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而且,我是今年才认识贾孝仁的,难不成以前的事情也是我指使牛三去做的不成?”
  众人一听,哗然。
  这话从石笙嘴里说出来,这可信度就比之前曹远说的更有说服力和冲击力了。毕竟他可是贾孝仁的枕边人,知道的事情自然更多。
  就在围观群众们的一片议论声中,忽然一个人大声喊了起来。
  “说谎!石笙你说谎!夫君来到桐山本来就是想重新开始好好生活,是你,是你石笙,跟余清泽有私怨,才怂恿夫君为你报仇的!”
  哎哟,又来一个人!
  洛明达皱眉高声大喊道:“何人!上前回话!”
  人群里,贾夫郎走了出来。
  贾父和贾孝仁看着贾夫郎,对他使眼色,让他回去,可贾夫郎咬咬牙,还是踏入了公堂。
  他进到公堂,跪下行了礼,道:“草民贾林氏,贾孝仁是我夫君。草民有话禀告大人。”
  洛明达道:“何事?说。”
  贾夫郎说道:“大人,我跟夫君去年十一月来到桐山,一直安安分分做生意,后来夫君娶了石笙做小夫郎后,他仗着自己年轻好看,常常勾引夫君,还总是怂恿夫君跟余记作对,目的就是为了替他自己报仇。”
  洛明达好奇问道:“报什么仇?”
  贾夫郎答道:“他跟余清泽夫夫有私怨。”
  “林莲,你胡说八道!”石笙听到贾夫郎的话,急忙喊道:“大人,你别听他的,他只是嫉妒我年轻夺了夫君的宠爱,报复我!”
  可是洛明达明显很好奇了,他问道:“什么私怨?”
  贾夫郎咬牙看了石笙一眼,然后道:“石笙,他本是桐山城石家的庶子,一年前,他家给他说了门亲事,对象是同城的曾家二少爷。可是那曾家二少爷据说自小身体不好,还,还……”
  洛明达挑眉,问道:“还什么?”
  贾夫郎眼一闭,脸色都憋红了,说道:“还有隐疾。”
  隐疾?
  看贾夫郎这脸色,堂上众人大致也猜到那隐疾是什么隐疾了,众人脸上的表情那是十分地精彩,各种各样。
  洛明达也有些喝了鸡血般地隐隐兴奋,他又问道:“然后呢,这跟余清泽有什么关系?”说着,他还看了余清泽一眼。
  余清泽:……跟我没任何关系!
  贾夫郎继续道:“石笙不想嫁给曾家二少爷,他就想找个比曾家二少爷更好的对象,想让他家死心退婚,然后他就看中了余记小吃店的老板余清泽。可是余清泽已经有了未婚夫,便拒绝了他。他还曾在北大街和小吃店公开跟余清泽示爱,均被余清泽拒绝了。”
  “后来这事被石家知道了,石家便将他禁足。有一次他逃出来,到小吃店求助,余清泽的夫郎和一个伙计没理他,还把石家来找他的人给叫了过来,把他带了回去,因此他怀恨在心。”
  这事情是贾孝仁都不知道的,他震惊地看着石笙。
  以前的丑事被这样说出来,石笙大叫道:“林莲,你再胡说八道的话,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说着,他就起身朝贾夫郎走过去了。
  “抓住他。”洛明达喊道,立马有衙役过来把石笙给按住了,还顺便把他的嘴给绑了布条,不让他发声。
  洛明达道:“贾林氏,你继续说。”
  贾夫郎抿抿唇,又继续说道:“后来他就嫁到了曾家。据他说,那曾家二少爷是坐轮椅的,不但身体不好,心理还很变态,明明不能……那啥,还要求他用,用手,和嘴,服侍。他不肯,曾家二少爷就打他,直到打到他肯为止。”
  说到这里,贾夫郎整张脸和脖子都红了。
  众人一听,这曾家二少爷原来真的不能人道啊?
  这消息也太震惊了!好大的八卦!
  他们更是竖起了耳朵,听得津津有味。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洛明达很疑惑地问道。这么私密和丢脸的事情,应该没哪个哥儿会跟别人说出来吧?
  贾夫郎答道:“今年四月的时候,石笙被曾家二少爷休了,送回了石家。石家嫌弃他丢了脸面,把他关在家里。他不甘心,就又逃了出来,然后正好被我碰见了。那天下雨,我看他一个哥儿被淋成那样,正好后面石家的人又在找他,他骗我说是他家要把他卖到青楼里去,我可怜他就把他带回了家。”
  说到这里,贾夫郎的情绪一下低落起来,声音也小了不少,道:“他开始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就装可怜博同情,把他的事情都跟我说了。谁知,我是引狼入室,把一只狐狸精给带回家了。他见我家家境不错,就想方设法地勾引夫君,后来夫君被他勾引,跟他发生了关系,就娶了他做小夫郎。”
  “然后呢?”洛明达问道。
  贾夫郎继续说道:“自从娶了他后,夫君被他迷住了,他就时常在夫君耳边说余记影响了香满园的生意,撺掇夫君对付余记,我都听到过好多次。前几天我经过书房的时候,就听到他跟牛三说‘要下就下多点,这么一点巴豆粉有什么用’这样的话,所以,大人,指使牛三的人,就是石笙!”
  洛明达问道:“你确定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石笙说的?”
  贾夫郎点头,道:“确定。”
  “好。”洛明达朝按着石笙的衙役说道:“放开他。”
  衙役依言放开了石笙。
  石笙恶狠狠地盯着贾夫郎,冷笑道:“林莲,你这贱人,你会不得好死的。”
  贾夫郎没看他,默默看着眼前的地板,并未答话。
  洛明达问石笙道:“石笙,对林莲刚才的话,你有何解释?”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简章 | 在线招聘 | 薪资待遇 | 常见问题 | 厂区展示 | 资讯中心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硕电脑(上海)科技电脑招聘中心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3914058172 邮箱306397496@qq.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