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现招聘普工16-40周岁,月综合工资4500-6000元,面试所需物品为二代身份证原件个人物品当天面试进厂当天安排住宿。

 

在线报名
姓 名: *
联系电话: *
身份证号: *
性 别:  男    女
现居地址/**附近公交站台名称**(方便发你到厂公交车路线):
  *
手机短信报名:13914058172
 
郑重承诺

我们的承诺:24小时指导求职者快速入职,网站4大保证让求职者后顾无忧
1,官方网站一分钟成功报名,不收取任何费用,拒绝黑中介骗取钱财
2,免费提供24小时求职帮助,我们就是你的导航仪,24小时提供你到公司路线
3,面试期间免费协助填写简历,安排食宿,指导体检,办理厂牌,工作技能培训

联系我们

请尽量使用在线QQ客服报名!

或者邮箱:306397496@qq.com 进行报名!

人事电话:13914058172

联系人:何经理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点击QQ在线咨询

 

  洛明达摇头,道:“对不起了,贾孝仁是重要的疑犯,不能见任何人

您当前的位置是:资讯中心 >   洛明达摇头,道:“对不起了,贾孝仁是重要的疑犯,不能见任何人

  洛明达摇头,道:“对不起了,贾孝仁是重要的疑犯,不能见任何人
点击率:2      发布时间:2018-10-22


  洛明达摇头,道:“对不起了,贾孝仁是重要的疑犯,不能见任何人,等到上堂的时候,你们自然能见到他了。”
  碰了个硬钉子,鲁大人心知是行不通了,带着张大人和贾父走了。
  等到走出县衙,走远了,贾父对鲁大人说道:“弘生,现在怎么办?”
  鲁大人回头看了下县衙的方向,说道:“这里毕竟不是青州,他又是洛尚书的儿子,不可来硬的。那边咱们拦住了证人,可以拖个一天两天的,人证不够,只要孝仁和牛三咬死不松口,他定不下罪。我会要求一起旁听监审,张大人到时候也要一起旁听,咱们再想办法。那个叫曹远的,想办法接触一下,看能不能让他翻供。”
  贾父闻言点头,张大人也点头。
  等到回到贾孝仁家,鲁大人又找到贾父,跟他说道:“为了以防万一,得找个人顶一顶,您想办法看看谁合适。”
  贾父抬头看了鲁大人,沉重地点头答应了。
  另一边,洛明达和县丞他们等了一天还没等到衙役们回来,都有些担心起来。
  “可能事情有些棘手?”主簿说道。
  县丞道:“那边是青州的地盘,不比咱自家地盘,那边肯定会想方设法不让他们把证人带回来的。大人,您看,要不要再多派点人手过去?”
  洛明达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摇头,道:“万一派去的人又回不来了呢?再等一天看看。”
  晚上,洛明达回到家里,也是愁眉苦脸的。
  洛夫郎给他按揉额角,问道:“夫君为何事苦恼?”
  洛明达拉下夫郎的手,握在手里,说道:“派去青州的衙役至今没有回来,怕是被那姓鲁的拦住了。”
  洛夫郎抽出手,拍拍洛明达的手背,说道:“我早上收到管家传信了,他说他们明天回来。再等等看。”
  “是吗?”洛明达双眼立马就亮了,点头道:“好,再等一天。”
  次日,青州城码头边,丁来和另三个衙役带着老伯和村民们又到了码头。
  那些官兵竟然还在那里。
  “头儿,怎么办?”一个衙役问道。
  他们昨天在这里等了一天,那个县尉拿着他们的文书后面就没再回来过。他们去了县衙找人,门口的衙役告诉他们,县尉大人根本不在里面,而且县令大人跟知府大人到别的县去办事了,不在县衙。
  丁来他们气急,这根本就是在故意拖延。可是码头上那些官兵都拿着长矛守着他们,而且中途还会换班,一直守到天黑码头的船只停运了,这才回去。
  几人无奈,不得已在青州城里又待了一晚。
  “这位兄弟,我们的文书已经交给你们县尉大人,你们没理由阻拦我们。大家都是当差的,还请通融一下。”丁来跟那些兵士带头的一个说道。
  那人也很直接的回答道:“没有县尉大人的命令,我们不可能让你们过去,就死心吧。”
  “若是诸位再如此,别怪我等硬闯了!”丁来沉下脸道。
  那人看着他们几人,哈哈哈道:“就你们这几个?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等着吧。”
  丁来他们怒极,撸起袖子就想上前干架。
  这时忽然一个大叔冲了过来拉住了丁来,嘴里还喊着:“哎哟,对不住对不住,官爷,我儿子忽然肚子痛,我背不动他,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背他去找个大夫?”
  丁来正在气头上呢,这哪儿来的大叔啊!你不会找其他人背你儿子吗!
  他扭头就怒瞪那大叔,却在看清那人的时候,一下瞪圆了眼睛,张口道:“洛……”
  那大叔见他要叫出口,赶紧朝他使了个眼色,说道:“官爷,求求你了,帮帮我吧?”
  丁来很快反应过来,说道:“行,在哪里?”
  大叔指了个方向,不远处那里果然有个年轻人捂着肚子蹲在树下。
  丁来朝后面一挥手,道:“跟我来。”
  说着,一行人跟着大叔过去了。
  丁来背着那年轻人跟着大叔往前走,走到拐弯的地方,等到那些官兵看不见后,大叔拍一下那年轻人的背让他下来,带着他们迅速往树林子去。
  直到走出一里地,他们才停下来。
  “洛管家,您怎么会在这里?”丁来看着大叔,也就是洛府的管家问道。
  洛管家答道:“我们少夫郎派我来办些事,正好办完了。昨天下午我就看见你们被拦了。”
  丁来气愤道:“那县尉拿着我们的文书走了就没回来过,明显在拖延时间。”
  洛管家道:“这边的知府肯定已经到桐山了,想阻止我们带证人回去。”
  “那我们怎么办?他们守在码头,我们也过不去。”
  “跟我来。”洛管家又带着他们一行人走了一里地,直走到了清河一处河边,那里,已经有另外几个人在那里等着,而且,那河边,竟然还有一条木船!
  “洛管家!你们弄了条船?”丁来惊喜道。
  洛管家点头,道:“咱们快回去,大人他们该等急了。”
  “好!”丁来高兴道。
  一行人上了木船,经由码头上游顺利渡河回到了桐山城,他们没有从桐山的码头上岸,悄咪咪地从一处平缓点的河边上了岸,然后改装偷偷地回到了县衙。
  等到洛管家一行人回来,洛明达立即通知余清泽,下午升堂。
  贾父他们派了人盯着县衙的情况,得知下午要升堂,立马赶到了县衙,正好衙役‘威武’喊完,牛三和贾孝仁被带上公堂。
  “洛大人,此案涉及我青州百姓,本官要求监审。”鲁大人一进公堂便说道。
  贾孝仁看到鲁大人和他爹来了,本来萎靡的精神顿时一振,信心十足起来。
  洛明达笑道:“鲁大人,您要监审?”
  鲁大人点头。
  洛明达挖了挖耳朵,疑惑道:“鲁大人,我想您是不是太着急搞错了,这疑犯乃你表弟,根据咱大盛律法,您可是要回避的,哪里来的监审?”
  鲁大人一顿,无法反驳。想不到这洛明达对律法竟然还挺精通。
  洛明达又道:“大人想旁听的话,请到公堂门外。”
  鲁大人看着洛明达,转身,朝张大人递了个眼神,然后黑着脸退到公堂门外,跟其他百姓一起站着听。
  随后,张大人又道:“洛大人,本官要求堂内旁听,您没意见吧?”
  洛明达笑道:“行啊。来人,给张大人张凳子。”
  衙役从后面拿了张小板凳出来,放在靠近门口的那个衙役的旁边。
  “不好意思啊张大人,您知道的,这上任县令贪了太多银子,都充了国库了,留给我的只有个烂摊子,咱们桐山县衙实在太穷,椅子都找不出来了,只有这种小凳子了,先委屈委屈您了。”洛明达脸带愧色地道。
  “你……”张大人憋得脸都红了,最后也只得缩起腿坐在了小板凳上。
  这是刻意刁难,他知道,但是知道也没办法,对方的身份,可不是个县令这么简单,就算被对方刁难,也不是他一个小县令惹得起的。
  上头有知府逼着他过来,到这里又被同级挤兑,张大人心里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余清泽及其他人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想笑,但是都拼命忍住了,只剩下肩膀在一抖一抖的。
  县衙穷不穷他们是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洛大人一家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是在余记小吃店和聚福楼打包的。
  鲁大人和张大人见了此等情景,脸也是黑得不能再黑了。
  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而那贾孝仁见到他表哥他们吃瘪,心下也是一沉。这洛明达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啪!
  洛明达见张大人坐下了,惊堂木一拍,说道:“余清泽状告贾孝仁指使牛三潜入聚福楼下药,蓄意谋害一案,现在开堂审理!带证人贾府别院李老伯、五里坡村民!”
  鲁大人、张大人和贾父一听,都大吃一惊,他们不是设了拦截了吗?怎么还被他们跑回来了?!
  那群饭桶,干什么吃的?!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简章 | 在线招聘 | 薪资待遇 | 常见问题 | 厂区展示 | 资讯中心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华硕电脑(上海)科技电脑招聘中心 联系人:何经理  电话:13914058172 邮箱306397496@qq.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秀沿路3668号--园区大门

  • 官方微信